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地道工事 >

台湾人自己都不知道的真相

归档日期:07-25       文本归类:地道工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陈菊竞选总部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凌晨,召开记者会宣称,黄俊英总部涉嫌在游览车上发放五百元走路工,并向地检署提出告诉,当天上午透过媒体暗指此一作法涉嫌变相贿选, 游锡堃也公开谴责黄俊英买票,陈菊竞选总干事陈其迈更在投票时举行记者会,播放自称青年军以针孔摄影机拍摄到的搜证涉贿画面,南部多家地下电台随即密集播放黄俊英买票被抓的消息,使得泛绿选民义愤填膺纷纷出来投票,而原本有意投给黄俊英的若干中间选民,却因此裹足不前,一来一往,选情急转直下,多日来在民调中始终保持领先的黄俊英,最后竟以一千一百一十四票的些微差距饮恨 。

  走路工,源于闽南语行路工,代劳报酬的文雅说辞,选举中指小额买票行为,候选人为吸引选民支持,制造人气,通过桩脚或者辅选系统,以现金(一般以车马费、茶水费为名)或礼物动员选民,属于法律灰色地带。

  现在,走路工更重要的不在于能买到多少票,而是作为负面新闻,被用来抹黑或者抹红,以影响选情。

  2005年台北县长选举候选人罗文嘉,与2006年高雄市长选举候选人黄俊英,都在走路工事件的阴影下败选。

  据台湾媒体报道,12月9日凌晨,距离高雄市长选举投票还有几小时的时候,籍候选人陈菊阵营突然召开记者会,由三男两女等5名证人出面,指控当天参加黄俊英阵营的晚会夜间回程时,搭乘的游览车上有人发给走路工新台币1000元,并当场播放了相关录影带。当天也放话称,高雄传出有候选人发放走路工。投票当晚,高雄市长选举揭晓,黄俊英以微弱差距落选 。

  12日中午,检方找到录影带中搭乘游览车的4个民众到案说明。据了解,12日到案的游览车乘客中,有包括在影带中出现的陈姓妇人与她的儿子;另外两人则是一对夫妇。有民众指出,陈菊总部提供的完整影带中,坐在游览车上正对镜头的妇人经其邻居及家属指证就是陈姓妇女。不过,陈姓妇女的先生却强调,我们家都是挺的,这次投陈菊,我太太不可能参加黄俊英的造势晚会。检方侦讯相关人证时还发现,承租游览车的古意(古锌酩)对政治活动颇为狂热,上一届选举时还曾帮立委林岱桦租车造势,也是不折不扣的挺绿人士 。

  检方表示,根据陈菊阵营青年军描述的拍摄过程,5名证人事前就备妥针孔摄影机,显然是谋定后动。这5人是接获检举,还是另有原因 ?

  据报道,检方发现在陈菊阵营提供的所谓走路工新台币1000元纸钞上,没有采到可供比对的指纹。目前检方只能确定,陈菊阵营提供的针孔摄影画面,只看到游览车上有人走来走去,并未录到发钱的画面。另外,高雄市近年各项选举,几乎未闻有在游览车上发钱买票的前例,何以这次这么大胆?据称发钱的人是黑松,但检警已查出画面上的人是古锌酩而非黑松,而且青年军为何会知道黑松的绰号,难道他发钱时会自我介绍我是黑松? 检方称没有任何预设立场,但有疑点就要厘清 。

   明确表示,强烈怀疑此案是自导自演,并要求公开道歉。因为黄俊英竞选总部第一时间就查出来他们没有租用光盘里的游览车,而且那个区域不是泛蓝票仓,种种指控都距离事实很远。也提到,尤其投票日当天,还用不实的指控意图使人不当选,不仅违法,还违反政治道德;他再度谴责,并且要求及道歉 。

  12月12日,刊登广告批评手段卑劣。痛批,选举出老千,故意在最后时刻丢出走路工疑云,企图抹黑特定人士,使人不当选。立院党团12日找来中选会与高雄选委会的人,要求一定得函送与陈菊总部,涉嫌诈骗选票;否则,就告发中选会渎职 。

  高雄市长选举走路工事件高雄地方法院23日下午一审判决被告古锌酩和蔡能祥无罪。台湾义守大学教授黄俊英强调,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尊重司法,不应该选择性接受或批判判决结果,这次的判决再次证明了所谓走路工事件和他完全无关,更证实了陈菊阵营为了胜选以假检举真栽赃来抹黑他,根据这次和市长诉讼第一、二审的判决,陈菊应该向市民道歉 。

  据台湾媒体报道,至于陈菊与竞选团队陈其迈、萧裕正、管碧玲等人违反选罢法、诽谤的部分,黄俊英委托律师何旭苓说,高雄地院检察署重新调查,律师团将就选举法庭判决认定陈菊及其竞选团队有损黄俊英名誉以求取胜选之嫌相关事证、与法院判决补呈地检署调查 。

  陈菊竞选团队在去年12月9日凌晨召开记者会,直指黄俊英贿选抓到了!,投票日透过简讯与部分电视媒体一再传播此一讯息,被选举法庭判定有损黄俊英名誉以求取胜选之嫌,并将此种行为认定是抹黑、诽谤之行为 。

  高雄市议会党团书记长黄柏霖议员指出,陈菊阵营当晚前往地检署申告,并没有指控黄俊英贿选,而是告不特定人在游览车发放走路工,涉嫌贿选。陈菊阵营明知黄俊英没有贿选的事实,却召开记者会直指黄俊英贿选抓到了!检察官在调查时,黄俊英和他从来没有被传讯,连关系人都不是,最后只起诉古锌铭、蔡能祥,如今两人又被判无罪,更确定陈菊阵营是假检举、真栽赃 。

  黄柏霖说,他在市政总质询针对走路工事件提出质询,强调陈菊欠黄俊英一个道歉,陈菊答询如果没有走路工事件,愿意道歉。现在法院判决两人无罪,与贿选无关,陈菊应该公开向黄俊英和市民道歉 。

  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是,每届重大选举,选情不利时,就会使出贱招撇步,企图扭转选情。远者如当年竞选台南县长,宣称自己被下毒;近者如上次高雄市长选举,制造的吴敦义诽闻录音带;两年前的总统大选三一九的两颗子弹,到现在的走路工事件,每一次都是处心积虑,精心设计,让对手在第一时间措手不及,难于澄清,事后就算真相揭露,证明对手清白,可是已经赢得选举,对手也讨不回应有的公道,如此下流手法一再使出,却又能屡屡奏效,怎能叫人不为之气结?如果选举永远要靠贱招决定胜负,台湾的民主还有什么前途 ?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本文链接:http://blizzkrieg.com/didaogongshi/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