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地标 >

天然地标

归档日期:06-07       文本归类:地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每一个地方,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地标性的建筑和景物。去云南旅游,丽江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站点。到丽江时,已经是残阳坠落的黄昏。

  入住的宾馆坐落在市中心,进入房间,凭窗望去,一条宽阔而笔直的大道,无疑就是丽江市走南向北的中轴线。继续向北瞭望,一座山头突兀地在群山中傲立着,夕阳的晚霞在山顶投下了金色的光辉。视觉中出现的神秘,又成了遥远的诱惑,我推开容易让视线模糊的窗户,分明就看见了那座傲立在群山之中的山头:一半映射着金色的阳光,一半却是耀目的洁白。我兴奋地询问朋友小赵说,如果我猜得不错,那就是玉龙雪山吧?小赵说,完全正确!那么玉龙雪山应该成为丽江市的地标。

  我们见惯了摩天大厦,我们也步入过人间仙境,也许玉龙雪山没有西域其他地方的雪山博大伟举,甚至就现在看来,山顶的积雪也仅仅像一顶白色的帽子包裹着山头,自山头之下,其余就都是普通朴素的石峰了。这时候我心中对玉龙雪山的肃然起敬,只是觉得她没有故弄玄虚,没有把自己深深隐藏在大山的皱褶里,而是大大方方地瞭望着人间烟火,甚至是甘愿把自己耸立成一个城市的地标。尽管这样的地标可能还很遥远,但是如同天上的太阳,如同夜幕中的北斗星,如同故乡村头的一棵大树,毫不做作,毫不隐晦,永远与人们的生活为伴,永远指引着旅人的前程。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诗人徐喆首先游览了丽江古城,游览了茶马古道,游览了纳西族民俗村,然后朋友小赵就要安排玉龙雪山的行程。我们每天不管走到哪里,举目都会看到玉龙雪山,还值得再去近距离地探究吗?何况人常说“看景不如听景”,许多人都经历过听起来的“天花乱坠”,实际上的“徒有虚名”,即就是眼前的玉龙雪山,连山顶的积雪都少得可怜,群山也是司空见惯的群山,我真怕白跑了一次冤枉路。无奈小赵再三鼓动说,玉龙雪山可是整个北半球距离赤道最近的终年积雪山脉,千百年来,当地的纳西族一直把她供奉为神山。雪山与赤道——就凭着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抽象概念,我们才欣然踏上了玉龙雪山的行程。

  实际上这天的行程也真是历经着冰火两重天,云贵高原四季如春,虽然时值11月份,所有的旅人依然每天都享受着舒适的温暖。可是在山门下车后,每个人都必须租赁一件厚实的羽绒服大衣,色彩一致的红色大衣,令整个山沟都变成一条红色的长龙,头顶是白雪皑皑的雪山,地下是红色如火的长龙,这种人为的渲染,似乎要把千年的积雪点燃了。丽江市距离玉龙雪山景区15公里,走进山门,还要乘车驶过漫长而崎岖的山路。山下的景色犹如仙境,清澈的湖泊,倒映着山路上红色的长龙,或虚或实的红色世界,更加似乎要把寒光闪闪的雪山融化了。满坡也都是茂密的丛林,深秋季节的五颜六色,已经给我的固执标上了不虚此行的符号。

  玉龙雪山主峰名叫“扇子陡”,最高顶峰海拔5596米。乘坐索道上去,不间断的红色长龙彻底刺穿在雪的领域了。走出索道上端的站房,一股寒风扑面而来,快走几步,也开始有点进入高海拔的气闷和气喘了。身处市区远距离地观望,任何景致都会忍受一叶障目的委屈,现在才能看清如此宏观的雪域世界,人们全然被终年的积雪包围了。何况还有山坡葱绿的树木,秋天的红叶,盛开的鲜花,这就让人们如同走进了鲜活的油画,体验着春夏秋冬的万千气象。天上的太阳,也和雪峰交相辉映,目光离开人流,离开架设在雪域中的廊桥,全身心静止不动,随着雪山被阳光反射的光芒,我似乎有一种跃跃升腾的感觉。我还想象着,表层的雪也许会被山风吹走,也许会被阳光融化,但是尔后还会有新雪降临,那么贴近山岩的积雪,可能就是远古的来客,可能比我们每一个旅人的生命还要漫长。如此想来,我忽然觉得人的生命非常短暂,短暂得不如深埋在底层的积雪,千年不化,永远沉睡。当然更不能和整个玉龙雪山相比,那就渺小成一颗雪粒了。双手伸过廊桥的栅栏,捧起一把清凉的积雪,我试图闻到远古的味道,可是川流不息的人流,和人流带来的喧嚣,别说体验远古的生态,甚至都没有自然界本来应该永存的静谧了。

本文链接:http://blizzkrieg.com/dibiao/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