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地爆连 >

海南省军区某旅地爆连班长罗威 在“战场”与死神掰手腕

归档日期:06-15       文本归类:地爆连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军区考核组首长对这名完胜的战士竖起了大拇指:“你是我见过技术最精湛的排爆兵。”

  高优胜出、高度评价。如此了得,谁?他就是海南省军区某旅地爆连班长、上士罗威。

  “真汉子干啥都不后悔!既然选择这条路,就要踏出个名堂来。”无悔青春要与死神掰手腕

  也许是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眼前的罗威,一脸面无表情。第一次在“战场”见血,是自己的班长萧泮江。

  临近退伍,萧伴江从医院回来了,因伤不能留队,半个手掌被炸烂都没掉泪的汉子却嚎嚎大哭:“罗威,我很羡慕你们还有选择留队的资格,我希望你能懂得珍惜。如果能留下,哪怕是再废一只手我也愿意。”

  如针般深深地刺疼!士官转改考核的前一晚,罗威拿着留队申请书找到了萧泮江:“班长,你放心,你没走完的路,我来帮你走,你心中的遗憾,我来帮你圆!”

  “班长的行动告诉我,真汉子干啥都不后悔!既然选择这条路,就要踏出个名堂来。”罗威握紧了拳头。

  魔鬼训练:专业理论,五遍、十遍反复咀嚼;排爆技能,同一动作每天不下百次;每个周末,体能5小时天道酬勤,罗威先后多次被选送参加军区、省军区尖子比武,次次技压群勇夺第一。

  从实战出发,罗威还自创了“双保险+拦路虎”埋雷法,改进了定向爆破、穿也爆破等爆破方法,总结出一套“听、看、探”的排雷方法,被省军区推广。

  罗威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军区“优秀士官标兵”、“军事训练尖子”,荣获“优秀士官人才奖二等奖”,荣立二等功两次。

  “是军人,使命在前就要生死无畏。”数百次生死考验无畏无惧

  “糟了,6枚手榴弹没炸!”去年9月,旅队在一废弃的鱼塘组织手榴弹实投,蹲在一边细听炸声的罗威心被揪了起来。

  连长刘勇还告诉他,其中有一枚手榴弹是“脱弹”拉火环还挂在上面,随时可能拉发着火。

  穿上百余斤重的防护服,挪进鱼塘,还没走两步,淤泥就没到了大腿根,人已经寸步难行。

  焦急中,一个举动让现场的官兵都惊呆了罗威摘掉头盔一把扔上了岸,从防护服里“拔”了出来,弓着身子就猫进了鱼塘。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四个多小时,找到了5枚手榴弹。

  最后一枚正是没有拉火的那一个。缓缓用力,像梳头一样,轻柔地拉动钉耙。突然,钉耙的手柄传出一丝阻力。再轻移一下钉耙,罗威感到心一下悬到了喉咙里的,是手榴弹!

  放下排爆耙,拨开淤泥,罗威瞬间僵住了,冷汗“唰”一下冒全身。原来排爆耙的一颗钉齿正好穿过拉火环,如果当时没停下来,哪怕是稍稍一拉,后果将不堪设想。

  2008年3月,三亚西岛发现一枚通体一米多长、直径四十多公分的炸弹。据村里老人猜测,是一枚二战期间日军投下的炸弹,整个弹体已经锈迹斑斑,根本看不清型号,分不清是化学毒剂弹还常规炸弹。

  反复查阅资料、仔细测量数据,罗威自信地判定:“这是一枚常规弹,建议采取防震防爆的方法将航弹移至后山实施引爆。”

  “就地引爆势必会对群众财产造成损失。”罗威主动揽下了任务,全程跟着航弹转移至后山,并成功将其爆破。

  “什么险难任务交给他,我们都安心!”说到这位死都不怕的“爱将”,旅长杨清德、政委胡军树起大拇指:真汉子!

  “瞎起什么哄,都还没结婚呢,你们都待着别动,我去!”举过头顶的是战友的生命

  “从镜头里看到冒烟后,头脑里惟一一个念头就是,炮弹装药燃烧马上就要爆炸了。而这种连装甲车都可以放倒的炮弹一旦引爆,罗威肯定尸骨无存。那一刻,我感觉心脏都停了一拍。”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现场的官兵仍心有余悸。

  第一次随罗威上阵的战士小卢记忆更是深刻:“听到班长口令,跳到低洼处后腿都软了,喘了半天气才缓过来。”

  “看到冒烟,脑袋里嗡的一声就炸开了,以为马上就要光荣了,头脑里面一片空白,只剩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了。”罗威回忆,几秒钟后,炮弹并没有爆炸,睁开闭上的眼睛,才发现那股白烟是泥土中“窝藏”的一股硝烟和水汽。

  坐着休息了大概一分钟,罗威全身伏地,用竹签一点一点拨去弹体上覆盖的泥土,小心翼翼对炸弹标记、弹体结构、引信装置、填充物等情况反复查看,最终确定了安全可行的销毁方法。一声巨响,炸弹安全引爆。

  “这个时候没得选,我一松手炸弹就爆了,两个人都得报销。我不动,起码还能活一个!”

  同年10月,海南连降暴雨,万州岭水库告急。罗威带着爆破小组在大坝上开了18个炸点,准备炸出一条泄洪沟,迎接下一波洪峰的到来。埋设炸药,连接起爆线,营长田建龙接过起爆器,正准备按下起爆按钮,罗威过来了:“等等,怕有问题,我再去检查一下炸点!”

  “你不要命了!现在打着雷,电雷管随时有可能被引爆!要去也是我去!”田营长一把拉住罗威。

  “瞎起什么哄,都还没结婚呢,你们都待着别动,我去!”罗威一头扎进了暴雨中,顺着起爆线一个一个检查炸点情况,果然有一处炸点起爆线脱落了

  “还没来得及为她做几道爱吃的菜,陪她聊聊家长里短,一起看女儿长大”真汉子泣不成声:“我不是个合格的丈夫,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2011年9月,怀孕5个月的妻子小勤患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住院了,家里一个接一个电话催罗威回去。而此时,部队演习进入了关键阶段。

  “作为丈夫,应当在爱人需要的时候陪着她;可作为军人,上了战场就只能选择向前。”含着眼泪,罗威把挂念和亏欠深藏在了心底

  在罗威满服役期走留问题,小勤一个劲地鼓励:“我支持你的选择,干出好样来,别担心家里,等过完年回家抱孩子。”

  来年1月19日,胎儿满8个月时,医生为小勤做了剖宫手术。女儿的出生让一家人脸上绽放出了久违的笑容。然而,几天后,俩人的结婚纪念日,小勤在罗威的怀抱里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临走前,小琴望着罗威:“罗威,你是好样的,嫁给你我不后悔,下辈子我们还做夫妻!”

  到现在,死去的妻子不知道他干的是多危险的工作,父母不知道他干的是多危险的工作。女儿从出生到现在,没好好带过,每次罗威休假归队时,女儿泪如雨下:“爸爸,你啥时候回家啊?”罗威使劲地眨巴着眼睛,眼泪在飞

  “现在女儿都叫我骗子,可是如果组织需要,我还会继续骗下去。相信女儿长大会理解爸爸,会为她爸爸感到骄傲!”抹去眼泪,罗威抬头凝望起远方湛蓝的天空

  (南海网海口7月22日消息南海网记者陈丽娜特约记者阳宗峰通讯员刘华于航)

  2019年海南共有59917人报名参加高考 设19个考区2047个考场教育

本文链接:http://blizzkrieg.com/dibaolian/44.html